你好,欢迎来到苏州高新区实验小学校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校务公开 > 教师风采

家有好书,校有好文

时间:2017-06-30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点击量:257

 

近日,收到中国教育工会苏州市委员会文件。文件公布了家有好书女职工悦读节活动获奖结果的通知。在各市、区教育工会、各直属工会的评选推荐下。我校尹秀华老师的《悦读,以诗词的方式》获得征文一等奖,陆松老师的《孩子可以幸福起来》获得征文二等奖。
我校工会引导女职工大量汲取能量,带头彰显家庭美德,进一步发挥在社会建设和家庭建设中的示范作用。
 
 
悦读,以诗词的方式
尹秀华
没有一本固定的枕边书,时常翻阅的就是古诗词,所以,今天就来写写读诗词的一些感受吧。可以说,诗词是浸润在每个中国人血脉里的文化基因。从小就读诗词,但随着生命经验的累积,生活阅历的改变,诗词之于我更有了别样的意义。最初爱它的文辞之美,读来朗朗上口,清词丽句让我想含它在口,不断地吟咏品味;后来爱它背后的故事,那故事有荡气回肠的塞外边关战事,也有低回婉转的思妇情怀,每种情怀都有令人动容之处;现在读诗词,更像是一场相遇吧,与古人在诗词中对话,从他们的诉说中参悟人生的意义。
在诗词里遇到的第一人是苏轼。
他能从最平凡、琐碎甚至贫苦的生活中自得其乐,他有发现生活情趣的能力。他能细腻地感知生活,《记承天寺夜游》,他记录了一个冬夜,本来解衣欲睡,但见窗外大好月色,于是欣然起行,至承天寺寻张怀民一起赏月,多么随性!他写那夜的月与影: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、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信手拈来,即成经典。相较于李白邀月共饮的浪漫,我其实更爱苏轼笔下的这片月影,因为它带着人的情思在期间,带着生命的温度,更真实可感。这样的生命瞬间是东坡生命中的一抹精彩,但它同时可也是你的,我的,我们生命中也曾经历过的似曾相识的一个瞬息。有的时候感觉这样的一瞬间才叫永恒。他的生活情趣还体现在他写过的一系列乡村词中,《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》,首首都是绝妙好词,首首都那么意趣盎然。他描写农村风光的词,我尤爱,一句“麻叶层层檾叶光,谁家煮茧一村香?隔篱娇语络丝娘”,一句 “蔌蔌衣巾落栆花,村南村北响缫车。牛衣古柳卖黄瓜。”一句“软草平莎过雨新。轻沙走马路无尘。”写到的都是农村习见的普通景物,但由他写来就朴素而深厚,丰富又不乏情趣。语言更是洗尽铅华靡见真淳,每每读来真是欲罢不能,唇齿留香。而东坡爱生活最直接的表现大概就是他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吧!在荒僻之地岭南,不仅活得自得其乐,还发现了爱吃的水果,他说: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,还自己发明了东坡肉,使之成为一道名扬天下的菜品,不仅仅是吃吃而已,吃出了水平,吃出了境界。
他多情又深情。他一生有三任妻子,但对每任妻子都用情至深。对结发妻子更是深情义厚,王弗死后的第十年的一个晚上,东坡因梦亡妻而醒,他起身披衣,独坐窗前,彼时月光如水,清风入户,清冷的月光让他格外孤独,回想起曾经种种恩爱的过往,不禁潸然泪下,遂提笔写下《江城子记梦》一词。“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”,多么凄凉的现在!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,多么美丽的过往!梦与现实切换之间,更觉悲伤。不可谓不深情。多情之情,不是单指那么狭隘的儿女之情了。他欣赏一切美好的女子,就如他曾经写过一首词来赞美友人王定国的歌女: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。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他在《序》中解释说:王定国歌儿曰柔奴,姓宇文氏,眉目娟丽,善应对,家世住京师。定国南迁归,余问柔:广南风土应是不好?柔对曰: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东坡激赏这种患难与共的品格,以词赠之,赞其“笑时犹带岭梅香”,这首词却让我想到了朝云,她们大抵都是高洁的女子。苏轼也有词赞朝云,词曰:“玉骨那愁瘴雾,冰肌自有仙风”,对于这个在危难之际始终陪伴在侧的女子,苏轼内心有感谢,但这段爱情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是感人而已,但他们更多的是志趣相投,朝云懂他的“一肚子不合时宜”,这样的“懂”才让这份感情显得动人可爱。这多情还有兄弟情,他珍惜兄弟间久别后的重逢,有诗:“此生此夜不长好,明月明年何处看”,他怀念与兄弟一起上京赶考时的情景,有诗:“老僧已死成新塔,坏壁无由见旧题。往日崎岖还记否?路长人困蹇驴嘶”。总之,苏轼是个多情而深情的人,能被他付与深情的人,是幸福的。
女子之中,最爱李清照。
她的人生幸福与不幸都是那么的极致。她的人生,爱与恨是那么的分明,她身为一个女子,有温柔娴静的一面,面对家国大事,又是那么地坚决,让人叹服。
少女时期她的词作是不谙世事,少女心事轻浅地流露。她写那个午后的少女,“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沾衣透。见客入来,袜划金钗溜。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”少女心事最迷人,轻轻一瞥,万千心事尽在其中。人生之初最美好的情感初初绽放,朦胧的就像一个淡淡的梦……中年时期,她的词作更是甜蜜婚姻的真实记录。最爱那首《一剪梅》,“红藕香残玉簟秋,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花自飘零水自流,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。这是相爱中人的真实写照。写的词人与夫君两地分别,相思甚苦,本想泛舟游玩排遣一下离愁,但抬头望云天,满脑子思想的是什么呢?还是情郎有无寄信给我?更妙的是,“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”,她是在写,我的相思,你在远方定能感知的到,并且也会如我念你一般的思念着我!尽管天长地远,锦书未来,但两地的相思之情初无二致,足见两人情爱深笃与彼此信任之深。最妙的是,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,她说,我对你的思念真是满心满怀啊,本想将你暂时忘却,无奈,心不由己,我对你的思念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!真是把相思之情写尽了。易安前半生与后半生经历迥异。前半生有多么甜蜜,幸福,后半生就有多么坎坷,不幸。其实,也正是因为后半生的坎坷,才让我们看到了她的人生态度,这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女子。情深,却遭家变;忧国,偏逢乱世。靖康之难那年,金兵长驱直入,丈夫赵明诚身为知府却趁夜从城楼吊下绳子逃跑。面对丈夫的所作所为,易安大概是失望的,怎可只顾自身安危?面对国难,她写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。一个弱女子,言辞之间,仿佛能见她瘦弱的身影,手持长矛,冲锋陷阵的影子。至于后来,所嫁非人,为了护书,果决地将张汝州告上官府,即使自己身陷囹圄仍不为流言所屈,更让人佩服她的敢爱敢恨!易安的一生,有柔情,有刚胆,是小女子,更是女中豪杰。
在诗词里与古人相遇,照见自己。有诗词可读,可谓幸福。

尹秀华老师.JPG

尹秀华老师

 

孩子可以幸福起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读《教出乐观的孩子》有感
苏州高新区实验小学校   陆 松
 
“幸福”这个词,正如当年在街头采访所提及的情形一般,人们觉得矫情,却同时怯于直面它,没有勇气去剖析自己的生活是否属于“幸福”两个字。只觉得还可以,只觉得过得去。于是沉默、嘻嘻笑笑,或是故作深沉叹一句“说不清”从而躲过是否幸福的回答。然而在读了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的《教出乐观的孩子》这本书后(以下简称为塞师),我想,孩子代表我们所有的希望,我们是有能力帮助他们幸福的,他们最起码可以幸福。
然而,现状并不乐观。诚如塞师书中提出的那样,悲观如瘟疫般潜移默化却又来势汹汹,依靠着阴暗占据着人们的心灵,把眼泪、痛苦洒在孩子们稚嫩柔软的心间。而身为孩子们陪伴者的我们——老师、家长,总在不经意间有失恰当地对待他们,总学不会龙应台般的彻悟和洒脱——我们期望着孩子们超越自己,却又把这种期望残酷而又直接加注在孩子们的身上,加剧他们的脆弱和无助;或是貌似接受着现代教育理论的知识,以人性的观点去尊重孩子脆弱的自尊,重视他们的感受却忽略他们的所作所为,刻意缓和孩子某一次抑郁的心情,帮助他们逃避失败的感受、鼓励廉价的成功······种种而来,孩子越发得抑郁,因而悲观,无法幸福。
然而,事实上,他们可以幸福——幸福是可以习得的,塞利格曼便提出了他尤具启发意义的见解。所谓幸福,关键词便是两个——掌控感、解释风格。
掌控感来说,塞师说,孩子的一切事实上从挥舞四肢便开始了。呱呱落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孩子被动地接受着外界,舒适与难受、安全与不安,特别是后者,被动地以哭泣发泄自己的情绪,展示自己的无助。而当肢干活动起来,终于可以主动碰触他物,哭在习得下知道是控制家人关注的一种技能,孩子们便有了基础的掌控感,对于自己的能力因而有了一定的自信,和进行下次同类或更进一步的行为的可能。这种掌控感,需要亲子间的关注。同时值得提出的是,掌控感是与挑战相伴而生的,且这挑战是适度的,就像教育心理学上所说的“最近发展区”,跳一跳能够够到。否之,过易或过难,都会降低孩子的掌控感,直接降低他们的自信。联想自身,身为小学低年级教育教学者,在布置学习任务,从课堂练习到课外拓展都要遵从基础之上的适度拔高原则,这不仅具有现时意义,对将来,孩子的尝试勇气也是一种有力的构造。
“乐观”这个词,面对逆境,旁观者总会运用它聊以安慰鼓励当局者,然而说来易,做来难。如何乐观呢?塞师的观点无疑在有迹可循之中是具体而可实行的。乐观,其实归根到底也是一种方法。它的产生在解释风格的建立——归因于长久还是短暂、普遍还是特殊、个人还是他人。“你不要灰心,这一次没考好我们可以看看试卷,好好找找原因,下次就能考好了。”“不行的,我肯定不行的,我这次都没考好,下次还是不会的。”这是我与学生真实的一次对话,对话中的孩子成绩一直不太理想,我尝试帮助了很多,偶有起色后总是回归于成绩的惨淡。用塞师的方法便是很能解释了。这个孩子在长期的失败中他已经是习得性无助了,他的解释风格也对应地变成:我(个人)永远(长久)不能考好了,我不行(普遍)。他把原因归为自己稳定在那的能力,而不是可以主观努力的因素,同时,他觉得自己所有的都不好。将失败铺开而成所有方面。这无疑是悲剧性的。我能做的便是在塞师方法指导下联合他的父母,就事论事,理性分析本次失败的问题,剖析之下变成可行的举措,告诉他,同时鼓励他,他有很多闪光点——乐于帮助他人、勇于承担班级责任、有极强的班级荣誉感。将失败归因于短暂特殊而个人又可控的因素。持之以恒下,目前他开始尝试相信自己,成绩也在脚踏实地的努力之下有了一定的上升。正向与负向的结果中,便是解释风格的差异。而乐观的解释风格一旦形成、累积而来便是习得性的乐观。我们有理由相信(我也如是相信着那个孩子),无论多少风雨荆棘,拥有它的孩子必会学会幸福、抓住幸福。
塞师说积极的心理教育是当今教育最急需教授的内容,诚以为然。“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”,具体的知识构建着我们的精神世界,身为教育者的我们也乐此不疲地教授着种种具体的知识,但我们更需要的其实是元认知,掌控精神,认识我们自己,学会和自己好好相处。“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”在不如意之中自己找到理性的如意并以之为动力,以身作则,教会那些带着希望的孩子们,这点在失去信仰而迷惘、压力倍增而痛苦的当今社会显得尤为重要。我们可以帮助自己,也可以帮助他们,孩子们可以乐观、自信起来——能挑战、能抗挫,会哭泣,也会擦干眼泪解释困境、对抗困境、冲破困境,终会获得幸福。    
陆松老师.jpg

陆松老师

下一条: “授业一丝不苟,解惑无微不至”—朱安琪老师受家长赠送锦旗